《四书集注》沉浮录
2009-04-13 08:51:4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朱熹著述一生,著作颇丰,然而,最有影响力的,当首推《四书集注》(全称《四书章句集注》)。《四书集注》是朱熹为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所作的注。有《大学章句》1卷、《中庸章句》1卷、《论语集注》10卷、《孟子集注》14卷。那是中国历史上一本奇书——

朱熹从30岁起便开始对《论语集注》、《孟子集注》下功夫。隆兴元年(1163年),他曾取二程及其门人朋友数家之说撰成《论语要义》。后又作《论语训蒙口义》,以便于童子习学。乾道八年(1172年),朱熹又取二程、张载、范祖禹、吕希哲、吕大临等几家之说,加工荟萃,条疏整理,编成《论语精义》和《孟子精义》,后改名为《集义》。在以上两书的基础上,又进一步修改加工,于淳熙四年(1177年)完成了《论语集注》和《孟子集注》。因在注释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时,大量引用了二程及他人的说法,故以《集注》命名。

《大学》与《中庸》原是《礼记》中的篇章,至宋代时被单独抽出。朱熹对二书加以注释,并都加了“序”、“序引”,每章之后都进行总括。尤其是《大学》一书,朱熹以程颐的《改正大学》为底本,将《大学》分为“经”1章,传10章,重新编排了章节。为了阐释理学思想,还按照自己的意思编撰了一篇“格物传”补入《大学》中。朱熹对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的注释以直抒己见为主,故名之为《大学章句》和《中庸章句》,完成时间是淳熙十六年(1189年)。

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最初分别以单行本的形式出现,而一个单行本的出现,往往要经过反复的书函切蹉,屡易其稿,才得以完成。在撰写过程中,通过了与不同学派的激烈辩难,强调了诸如王道和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等观点,又在武夷精舍授课时得到实践印证,才于花甲之年将《四书》合四为一刊于漳州。

朱熹一生为编撰《四书集注》倾注了大量心血。朱熹用毕生精力撰写和反复修改《四书集注》,前后凡40年。直至临死前仍在修改《大学章句》中“诚意”章的注。

然而,《四书集注》却经历着挫折,《四书》刊出后不久,以佞臣韩侂胄为首,掀起了一场批所谓“伪学”的浊流,朱熹被列为党祸之首,《四书集注》被列为禁书,刻版被付之一炬。朱熹甚至被列为钦犯。然而,就是在这样的逆境下,朱熹仍然在建阳考亭书院以《四书集注》教诲他的弟子。

后来,陷害朱熹的韩侂胄等权贵的倒台了!

经过朱熹学友、名宦们的长期斗争,朝廷终于废除了强加于《四书集注》之上的种种罪名,为朱熹平反正名。南宋宁宗嘉定五年(1212年),把《论语集注》和《孟子集注》列入学官,作为法定的教科书。理宗于宝庆三年(1227年)下诏盛赞《四书集注》“有补治道”。宋以后,元、明、清三朝都以《四书集注》为学官教科书和科举考试的标准答案。理学成为官方哲学,占据着封建思想的统治地位,而《四书集注》作为理学的重要著作,也被统治者捧到了一句一字皆为真理的高度,对中国封建社会后期思想产生了深远、巨大的影响。而注释儒家之书者不下成百上千家,独《四书集注》能长期流传,历久不衰。朱熹的学术思想在日本、朝鲜曾一度十分盛行,被称为“朱子学”,在东南亚和欧美也受到重视,足见其在世界文化史上的影响。近年来,随着国学的兴起,《四书集注》日益为中外学者甚至是青年所重视,由此,足见其不朽的精神与文化魅力。

我们还可以从封建时代的儿童的启蒙读物《三字经》中,读到这样的文字,“人之初,性本善……为学者,必有初。小学终,至《四书》……”。可见,《四书集注》的影响之久远,早已成为中华民族深刻的文化积淀。

不过,“五四”时期“打倒孔家店”,“文革”十年的文化虚无主义,“批孔”运动等,亦使《四书》再次蒙难。然而,历史毕竟是人民写的,民族的大众的经典的文化,在经受历史磨难之后,日益显示出其光彩与魅力。年来,国学兴起,这不仅由童蒙国学从幼儿抓起,而且有著名高校校长身体力行倡导,使得作为国学扛鼎之作的《四书》日益为有为的国人所重视。今日,我国高考语文科目多将《四书》中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有关篇目列入高考版图。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